《动物森友会》被下架,中国玩家遭遇网游隆冬

。

图像出处, 微博截图

发售于3月尾的日本电玩游戏《聚集吧!动物森友会》(Animal Crossing: New Horizons,亦有翻作动物之森,以下简称动物森友会)在日前无预警地在中国网络商场被停卖,一度在中国大陆玩家中掀起轩然大波,许多人对网络游戏检察步步紧逼感到担心。

这款游戏因其高度互动性,受到各国玩家追捧,成为三月销量最高的游戏主机。动森玩家可以在无人岛上自由开发与部署居家,透过约请别的住民来岛上玩,或是与网络上的玩家们进行生意业务,还可以透过对话来互动。也可以约请种种动物来岛上,玩家间也会相互交流得到自己抱负的家具物品。

也是由于这样的高自由度,让很多台湾与香港的玩家可以在游戏中自由表达意见。游戏特有的画板功能,让不少有艺术天份的玩家发挥创意,制作种种香港“反送中”运动的抗议标语、或是揶揄!中国国度主席习近平、全球卫生组织(WHO)总做事谭德塞等肖像,甚至另有创作出针对中国的“武汉肺炎”等文宣。

香港民运人士黄之锋,也在游戏实况直播的时间秀出香港抗议口号“规复香港、年代革命”等,引发不少网友的围观。

图像加注文字,

很多中国玩家将矛头指向香港民运人士黄之锋,以为他的言论导致该游戏在中国被禁卖。(翻摄香港众志 Demosisto YouTube)

4月10日晚上6时左右,一众在天猫、京东等中国电商平台销售这款游戏的商家纷纷暂停销售该产品。中国的微博上有传言,称中国官方向日本任天堂施压,任天堂第一开发部最终决定停止来自中国的网络联机功能。

对此,BBC中文联系日本任天堂官方,扣问有关禁卖一事。任天堂官方回应称, “对于国外市场的游戏与相关服务皆无法答复,还请向该贩卖国的本地经销商扣问。”

。

图像出处, Weibo 截图

网游“动森”怎样中国触礁

实际上,《动物森友会》必须透过任天堂生产的Nintendo Switch主机,该主机在2019年12月10时才由腾讯代理上市,不外上面可玩的中文版游戏至今寥寥可数,仅有3款,此中不包括《动物森友会》。

因此,中国的玩家都是先买国外水货主机后,再从中国国内的电商手里购置没有当地授权的游戏,或是连到别的国度的任天堂网络商城下载数字版本。

《动物森友会》在中国的联网功能封闭后,很多中国玩家纷纷将矛头指向黄之锋, 称其在香港发布的言论,却害得全体中国玩家不能联游戏。微博另有不知情的中国大陆网友发问,“该不会是湾湾(指台湾)搞事的吧?”

诞生于2001年的《动物森友会》系列,长年以来是日本的畅销电玩游戏。发售于3月20日的系列新作,3天内就累积180万销量,在4月12日前已经超越330万销量。该新作也初次支持简、繁体中文,上海消防与公安曾用其做公益广告文案,4月9日的人民日报日文版上也有专文讨论; 然而4月10日该游戏忽然“被消散”,让很多中国玩家措手不及。

。

图像出处, 微博截图

图像加注文字,

游戏在发售初期,曾被上海消防拿来看成文宣。

研究游戏伦理与思路的台湾辅仁大学哲学系助理传授周伟航指出, 中共介怀的是,该游戏内里的口号或宣传是用图片方法表达的,它没有措施用(防火)墙过滤。“就即是说有一个通讯软件,成功绕过中共监控系统,进入中国度家户户里,这是中国无法容许。”

周伟航指出,实在在该游戏上市2、3天后,就有不少台港玩家发挥创意,目的瞄准中共向导人习近平,中国当局及香港的“反送中”运动。刚开始上海消防等拿该游戏宣传,是由于信息没有传到“墙内”,因此不至于发买卖外。“与其说内容出事,不如说是中共发现到该游戏的通讯自由,任何情势的通讯自由都是如今被严控的,”他说。

中国的游戏上市都需要有版号,周伟航以为,该游戏没有版号来处置,加上服务器也在日本,中共无法遥控任天堂交出私家聊天讯息。 因此假如是中共胁迫日本公司切断来自中国的联机功能,完全不让人意外。

至于很多人将矛头指向黄之锋等人散播讯息,周伟航表现他只是发挥抗议创意的此中一人,“黄之锋就是话题人物,并且他什么都可以玩,假如他任意玩中国大陆任何一款在线游戏,该游戏也是不会被禁。”

。

图像出处, Twitter 截图

图像加注文字,

该游戏的画板功能,让许多玩家拿来创意发挥,图为日本玩家表达对安倍晋三不满

十年间被挤压的网游圈

10年前,中国大陆与台湾、香港间的玩家还可以在网络游戏上相互揶揄,甚至开两边当局的打趣,在胡锦涛执政时期,中国大陆玩家的游戏言论都相对宽松。但这十年以来,在网络技能及网速不停提高的同时,中国当局对游戏言论的控制也在加码。

周伟航讲明,中共中央的中宣部,这十年来对艺术创作有了更多干涉。包括影视圈,神妖怪怪、仙女、后宫与穿越剧等题材都!会违背中共设定的“道德良心”底线;他所熟悉的中国影视公司,先前拍了10部剧,最后只有1部通过考核。

这样的风潮,也延伸到游戏界,很多中国游戏公司这5至10年来,开发的游戏大概都惆怅关。为了要求通路,他们将游戏卖到台湾、香港等言论自由地域,并设置聊天频道让他们畅谈,然而服务器都在中国,万一不慎被中共发现过激言论,在大陆的公司恐怕遭殃,因此许多公司也都是艰难经营。

“中国的游戏公司,以后会走向头脑破裂式的开发,就是它要开发切合中共的版本、然后要开发国际版本,以香港或台湾当跳板。不然中国的游戏永久营销不出全球。” 对于中国游戏圈的产制链将来,周伟航也猜测会更困难。

据媒体报道,中共最近要推出游戏监管条款,将禁止中国玩家进入海外服务器。周伟航预估,将来中国玩家很难活着界上与其他国度玩家互动。就算可以翻墙出去,顶多就是玩玩脸书与推特等。游玩游戏时,禁止发话的相关词语更多,需要有敏感的政治察觉神经。

不外上有对策,下也有对策。《动物森友会》遭禁卖后也包装成差别的游戏款继续在多个网上商户售卖。周伟航笑说,“中国玩家是这样,他们生命终究会找到出路。”